相关文章

15岁中学生放学后 扔掉书包和校服从7楼跳下北京职业装定做校服厂家

昨日,小念的书包和校服在家属院内的垃圾桶里找到 本报记者 赵彬 摄

  这是本报6天来报道的第3起年轻人坠楼事件,对于这些年轻生命的离去,编者深感惋惜,是什么样的原因让他们选择了轻生,我们不得而知,但年轻人压力过大、内心脆弱,或许应该引起全社会重视。

  学校和家庭也应该给孩子们一些缓解压力、倾听不快的平台,让他们在重压之下明白——活着比什么都有意义!

  “命运负责洗牌,而洗牌的人是你自己……”15岁的小念(化名)初中毕业时给自己留下了这样的寄语。但12月11日下午放学后,他却以跳楼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的生命……

  放学后孩子再也没有回来

  小念是西安市第26中学高一学生。为了方便他上学,家人租住在学校附近,而他们位于自强西路盐库小区的房子,由住在同一小区的姥爷照看。12月11日是正常上学的日子,小念中午回家吃了饭就去上学了。

  当天下午6时40分,小念给爸爸何先生打电话,“学校加课,晚些回来。”何先生纳闷,平时学校加课,都是老师通知的,这次没收到通知啊,便给小念的班主任打了电话,得知没加课。

  “儿子从来不说谎,为什么要骗我呢?”何先生又给儿子打电话,但小念又说是同学过生日,在学校附近一家韩国烧烤庆祝呢。何先生亲自到烧烤店寻找,但那里面压根没有儿子的踪影。就在这时,小念的

  姥爷给何先生打来电话说,小念刚取走了家里的钥匙。原来,儿子是回自强西路的家了。

  何先生又立即朝自强西路赶,途中,他接到小区家委会主任的电话,“我问怎么了?对方只说回来再说吧!”何先生说,他想着是不是儿子带同学回家里闹腾,惹邻居不高兴了。而当他走进小区临近单元门的时候,被街坊们拦了下来,不远处的地上躺着一个人,警察正在勘查现场,那个人竟是小念。

  红庙坡派出所民警处警、勘查现场,最后排除他杀。何先生在警方的确认书上签字时,全身发抖,邻居们想把何先生往楼上领,可他就跟疯了一样往孩子身上扑……

  跳楼前扔了书包和校服

  小区一位大妈摇着头叹息:“小念这么好的娃,太可惜了。”

  小念跳楼时,旁边楼上一位女士从阳台上目睹了全过程。“他拉开窗户,一跃而下……”该女士说,她见状赶紧打120和110。“最先来的是孩子的姥爷,大家担心老人受不了,都把他拦了回去,孩子的妈妈虽然看上去很平静,但坐在沙发上一直自言自语:‘他怎么能跳楼呢?他怎么能这么做呢?’”

  何先生的同事管先生说,小念当天穿着校服,但事发后,他的校服上衣、还有书包,都不见了。直到第二天,小区保洁员才在楼下的垃圾筒发现了小念扔掉的书包和校服。“扔了跟学校有关的所有东西,难道他这么厌恶上学?不会啊?他很喜欢看书,学习也不错啊……”昨日,何先生在陌生人面前还强打精神,叙述着事发前的情况。但当昨日下午孩子初中班主任郝老师和代课老师前来看望时,何先生一句“郝老师”没叫完,已经痛哭失声……

  郝老师说,他万万没想到,小念会轻生。“我现在都记得小念的毕业寄语:‘命运负责洗牌,而洗牌的人是你自己’,他明白人生要自己主宰,但我们分开才几个月,他怎么就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呢?”郝老师哽咽着说不下去了……

  学校里究竟发生了什么?

  所有人都想知道小念在学校究竟发生了什么?何先生说,他听别的学生说孩子在学校受到了老师轮番训斥,但校方予以否认,家长提出要见小念的同学,也遭到拒绝。

  昨日下午,西安市第26中学办公室主任韩郭芳说,当天下午第二节课是英语课,英语老师逐一检查家庭作业及背诵情况,小念不但没交作业,而且也背不出课文。

  韩郭芳说,英语老师当时没训斥,只是问“怎么办?”小念说他会补交的。回到办公室后,英语老师将小念的情况向班主任反映,希望关注一下这个孩子。到第三节课下课后,小念到老师办公室找班主任问问题,在讲解过问题后,班主任还鼓励小念要好好学。

  昨日,小念的班主任和英语老师的说法与韩主任介绍的一致。

  对此,小念的家人接受不了:“如果老师说的是鼓励孩子的话,娃能想不通去跳楼吗?”

  记者从家长翻拍的监控视频来看,小念下午上学时还是一蹦一跳进教室的,进入老师办公室时,楼道里学生都进入教室上课好一会儿了,小念才从老师办公室出来……

  追思时好友QQ签名表怀念

  记者提出想见见小念的同班同学,但该校老师以孩子们都是未成年人为由婉拒了。但韩主任介绍了个情况:小念的同学反映,第四节课时明显感觉到小念情绪很低落。

  小念的班主任张老师说,小念偏内向,在学校朋友也少,成绩属于中等偏下。

  而小念的初中班主任郝老师说,“小念当时在我们班算是中等偏上的学生,还是化学课代表,学习根本不用人操心,稍稍有些内向,但根本不影响他与同学交往,也有不少好朋友……”

  而小念初中时要好的几名同学的QQ签名都变了,有人怀念、有人抱怨,其中一条写道:“你这么走了,有没有想过你的爸爸妈妈,你让他们怎么办……”

  昨晚记者找到小念3位同学的电话,但均未打通。本报记者苗颖